利用资源、保护环境―中国木材工业转型升级讨论 维德集团主席庄启程发言

  • 2016-04-06
  • 来源:维德集团

木材工业在25年前,西方社会特别是美国、加拿大、和欧洲大陆,他们的木材工业也开始碰到了产能过剩的问题,板材、中纤板、刨花板都产能过剩,且刨花板握钉力差导致家具次品率高,不能满足家具生产的要求,所以25年前他们就开始研究OSB,我也参与了此项研发。

维德集团主席庄启程发言

《利用资源、保护环境―中国木材工业转型升级讨论》--维德集团主席庄启程发言,(2016年3月10日,临沂•鲁商铂尔曼大酒店,中国木业发展蒙山论坛。)

临沂市政府的领导们,来自北京的木业系统的领导们、专家们和同行们、朋友们,你们给我这个机会站在这里演讲我感觉万分的荣幸。我们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来感谢临沂政府给我们提供的这样一个场所,让我们欢聚一堂,谢谢大家!鼓掌!

刚才中国工程院的李坚院士对木材的应用、来源从两亿多年前讲到现今,他精彩的演讲从专业的角度表述森林资源的发展历程,我表示深深的敬意。刚才李坚院士讲的是木材同我们人类历史的关系,我今天要讲的是从改革开放以后中国木材行业发展的过程同现在的状态,同将来将走什么道路。我刚刚站在这边看到我左手边的展板上有个单位名称是中国工商行政管理局,我就回想到我在1981年得到一个中外合资企业的营业执照,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局长魏今非签发给我们的一个营业执照。发给哪个公司呢?发给中国江海木业有限公司。营业执照号码多少号呢?“10001”,而且还是挂有“中国”两个字的合资公司。今天这个单位的领导或许有出席这个会议,我想印证下到底是一万号还是01号。这间中外合资的中国江海木业有限公司的合资年限是25年,所以现在已经结业了,但它在历史上还是留下许多深刻的印记,首先中方股东从这家公司获得非常丰富的经济效益,员工也获得很多的利益,公司花费五毛钱提供了四菜一汤的免费工作午餐,相信国内企业的免费工作午餐就是从这家公司开始的。同时公司用美元买了300多辆自行车发给员工,他们下班骑回无锡市区,引起了当地市民的羡慕与轰动。同时,公司也为部分中层以上的员工购置了30多套住房。前些年,前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写了一本书叫《突围》,写这个书的时候通过时任江苏省省委书记的李源潮书记请我去一起座谈,后来这本书写了中国江海的一段事情,如江海要买几个工业用的电风扇还需要他审批(当时他是外贸部外资司副司长)。好,谢谢大家!

我很高兴地在这边见到了好多过去的同行们和朋友们,我们曾经在一起为中国的木材工业做出了努力做出了贡献,多年不见了在这边能相聚特别感到亲切与荣幸,特别是叶克林、吕斌所长、韩来栋、司来三等等都是老朋友。中国木材过去几十年快速的发展到今天的确是走到瓶颈的时候了,过去大家贫穷想要快增长、快发展都没有机会,我们老祖宗穷了几百年,所以到开放改革以后,能有钱赚的机会大家就拼命去赚钱。这里我回忆起一段往事:1978年,我在菲律宾家里接到当时的中国驻菲律宾大使柯华的通知,他要派个参赞来看我,那位参赞叫李西夫,巧合的是他是你们山东潍坊人,他当时对我说中国还很穷、还很落后,并邀请我有机会应该回中国看看。我当时听了他的话内心感觉很激动,因为他作为外交官讲这样的话肯定是得到中国政府上级的授权,他们能够自己意识到自己的贫穷同落后,这就是改革同进步的开始。我也意识到中国有希望了,有经济发展的机会了,所以我在1978年就到了广东、福建、上海、江苏一带考察。跟着在1981年,我建立了一家有冠有“中国”两个字的合资企业,这个合资企业是在第一套的投资法之前成立的,公司的章程同它成立半年后中国颁布的第一套的合资法文字上非常巧合,我不敢讲谁抄谁的,希望大家谅解。相信在座的很多朋友们,或许是你们的父兄、你们的亲戚、你们的同学曾经与我们合作过,曾经在中国江海木业有限公司和维德木业(苏州)有限公司得到了好处,学到了经营的理念同方法,也赚取了第一桶金,也开始了你们现在的事业。我讲这些话不知道大家认同吗?

中国木业的发展,我记得1977年在开放改革之前,中国就有开始进口胶合板,是通过轻工总公司的属下公司--轻工进出口公司进口的。那时候中国胶合板的尺寸都是三尺乘六尺的同小日本的规格一样,我们第一家合资企业在中国生产了第一张的四尺乘八尺的胶合板。这也让我回忆起在1989年我整船的160万张的三尺乘六尺的胶合板卖给轻工进出口公司,运到东北的大连港,进口整船160万张的胶合板这个数量我相信到现在为止还是历史记录!同时我也发现中国木材资源的短缺,我就引进了美国的花旗松、云杉、铁杉的原木和板材,作为中国铁路的枕木 及其他用途。那为什么我讲这些呢?我们回忆过去才能看到我们的将来,我们的木业一个个走来的脚步。刚才我讲的我们穷的年代,为着脱贫致富政府也默认你可以比较随便来、可以比较随便乱来,那时候就快速地出现了一些非环保的、破坏资源的、作坊式的小工厂。

我这边特别提出,中国在50年代开始就鼓励农民去种植意杨同桉树,国家发给农民树苗免费地让他们去种植,但是农民不积极,效果不大,为什么呢?因为没有给他们带来利益,他们付出了劳动没有收益。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江海木业有限公司是第一家把意杨产业化,把当时没有人要的、没有出路的、农民只能用来绿化的、让农民感受到都付出了代价的杨木,旋切成胶合板芯板的材料,所以才开创了中国胶合板的行业。农民发现原来这东西拿去旋切做成芯板可以卖钱,他们劲头就来了,所以在八十年代的中期才大量地种植杨木。跟着我就引进了我们非洲的原木奥古曼(OKUME),在维德木业(苏州)有限公司旋切成胶合板的面底板,供给山东临沂、河北左各庄、浙江南浔、四川成都、广东东莞一带的作坊式的胶合板厂,配套着来生产胶合板。那时候才形成了中国完整的胶合板的生产产业。我现在顺便讲一下,维德集团是国内唯一一家先有国外森林资源和原料才在中国建厂的公司,我们在菲律宾、在印尼、在美国、在西非刚果盆地(加蓬、喀麦隆、赤道几内亚、中非联邦、刚果等等),以前我们工厂都是建立在原料区的,在中国我们第一次尝试着把工厂建在消费区,那这个模式我相信也是维德在中国的首创!当时我选择江苏省无锡市成立了江苏省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中国江海木业有限公司,因为无锡是在华东地带,面向上海,边上是京杭大运河,便于原木从张家港卸货、经京杭大运河水路运输到工厂,节省了运输成本,这种原木在水上运输、节约成本的方法相信也是维德在中国的首创!没想到我的最大的客户竟然是靠近北京同天津的河北左各庄同山东临沂一带,他们是我当时最大的买家。也就是这样他们当时跟我们接触比较多,学到了生产和经营的本领,也比较早地进入了木材加工行业。

当左各庄、临沂、浙江南浔、广东同成都一带大量的作坊式的胶合板厂厂建立以后,木材胶合板就渐渐地成了产能过剩的产业。在那个时候我有机会到了左各庄、还到了临沂、浙江南浔、广东同成都一带,就引导了大家转型。怎么转型呢?维德提供了天然木皮和科技木皮供给这些胶合板厂,让他们深加工。在普通胶合板上面贴上天然木皮、科技木皮做成胶合板饰面板,让他们有机会转型升级,消化普通胶合板的产能过剩。在当时我将我50年前在英国、菲律宾研究、开发的科技木技术引进了中国,并在苏州的维德工业城建立了完整的科技木生产基地―德华建材(苏州)有限公司,将科技木切片供给了这些胶合板厂。当时全世界只有几家公司生产科技木:英国的Arrson Brothers、意大利的Alpi、日本的松下电工同当时香港的维德集团。我这边特别要谢谢林业部,在建国六十周年大庆的《中国木材工业六十年》上有提到我,并且称我为“中国科技木之父”,所以我要谢谢林业部给我的荣誉。

在当时普通胶合板产能过剩的情况下,在普通胶合板上面贴上天然木皮、科技木皮做成胶合板饰面板,给木材加工一个新的转型,所以科技木进入了中国市场,这又让我回想起我当年写了一本名为《科技木》的书,将科技木的发明专利技术与同行们分享,就有相当一部分人学到了科技木生产的技术。跟着就有大量的科技木生产厂家成立,因为它的利润可观,有一定的工艺要求。但是他们用简单的办法能够赚到钱,后来科技木又产能过剩,所以我从切片的科技木转为做成锯材的科技木,叫黑胡桃。当用科技木去贴装饰板的时候,红胡桃、3A红榉、水波红榉等等我相信在座的很多人都知道、都听过叫做“全国一片红”。跟着我把科技木做成黑胡桃的板材,一时间,做线条、家具、装饰用品销售火热、求多于供,用当时的一句话来讲叫做“全国一片黑”。那么今天我为什么提这个呢?就是等一下我讲的,当前木业要转型有没有可能?要怎么转型提出来跟大家一起探讨。

当大量的贴面板厂成立后,贴面板就开始产能过剩,丧失了定价权。当贴面板无路可走的时候,我又用我们的办法在0.35mm厚、四尺乘八尺的550科技木皮上贴三聚氰胺纸,成为了科技木基材的三聚氰胺面板,就是现在大家都在用的生态板的饰面材料,结合了杉木芯、进口马六甲芯板做成了三聚氰胺生态板。这样的转型又给木业界带来了不少的好处,解决了他们产能过剩的问题,也是木业界能够比较顺利的延续到今天不衰的原因。但是,很快马六甲板、杉木板、中纤板、刨花板的贴面大家竞争到白热化,而且很可悲的产生了所谓的贴牌、代生产,非常遗憾的讲有些公司利用操作的办法贴牌,也把我们部分同行们沦为他们的奴隶。我在这边呼吁大家,公司要自强,国家要自强,为什么你们永远要让别人牵着鼻子走呢?他们不到一毛钱的印刷贴纸的成本可以卖给你五块钱十块钱,什么道理呢?所以我讲这句话让在座来反思反思,为什么你们不站起来努力地去创造你们的牌子,为你们企业的长远生存做好准备工作?此外,这种板材的快速发展也带来了负效果,什么负效果呢?我们过量砍伐了杉木、意杨、桉树,破坏了环境,破坏了生态平衡,破坏了地下水资源,污染了土壤。我们用了廉价的劳动力,换回的是那么一点点的利润,一点点的外汇,外国人用着一百多块的美元跟你买半个立方的胶合板,但是你赚不到几块钱,为此我们付出了多少辛勤的劳动呢?以上破坏环境、破坏生态平衡、污染大气的情况如果没有得到改变,将会对不起后代、祸延子孙。所以我们不要为我们是世界工厂而骄傲,我们要反思一下我们为什么要沦为世界工厂?因为产能过剩,因为粗制滥造,丧失了定价权。那么怎么样来消耗产能过剩呢?我提议的办法是:减产能、提高质量,创立自己的品牌。

我一生最大的遗憾是我做什么事情都想做到最大,做到做大其实最辛苦,要付出最大的代价,好像我在西非平原有近三万平方公里可持续开发的原始森林,好像我在美国的西北部也有五千多栋房子、两个18栋的高尔夫球场、两个学校、长者之家、教堂用地、消防局、邮电局、商业同轻工业区的大型社区开发区,因为想最大所以很辛苦。这边我奉劝大家目前经济下行的形势下“现金为王”,稳健发展比较适宜。1993年我现金汇入了三亿五千万(美元)在苏州,投资建立了苏州维德工业城,因为太大了所以我做到这个年纪还在辛苦。维德的宗旨:公司的员工就是公司的资源,公司的资产,所以我们在苏州首先培养我们的员工。1998年公司与福建农林大学联合开办了维德专业学院,培养我们的技术队伍,为生产、技术、经营管理等岗位输送了大批高素质的人才。所以很多人说庄老板好像你很傻瓜,是,我这年纪赚到的钱也不是我的,花掉的钱也不是我的,但是你为什么工作呢?为了我的兴趣同我的责任感,我在「工作中娱乐,在娱乐中工作」,这是我的理念。【来宾鼓掌】随着时间的发展苏州工业园的土地变得非常有价值,为了让土地能有更好的发展,我缩小了在苏州的产业。在地方政府的引荐下,我在盐城的大丰又拥有了近千亩的工业地做维德木业在大丰的分厂,那里距离港口八公里,距离上海车程近三小时。

临沂以及全国的客户们,曾经同维德做过生意、曾经同维德有关系的朋友们,今天我们坐在这边有机会共同探讨,要怎么样来消耗产能过剩,要怎么样来发展中国的木业。不管是木材、钢材、水泥还是太阳能,产能过剩你就丧失了定价权,我们探讨一下为什么我们要做人家的世界工厂?人家任意一个简单的绿色的钞票,就可以从你这里拿一大堆的东西回去,我们检讨看看,我们有没有可能、有没有办法来消耗产能过剩,来保护我们环境,让它不受污染、让它成为生态良好的环境?以前人们对健康不注意,现在你们有了钱了,都在喝营养液、早上在锻炼身体,什么道理呢?因为你们富有了,知道生命的可贵。为着向我们自己这一代负责、向我们为子孙后代负责,大家共同来探讨怎么样来开发、来研究,尤其是在座的很多专家、院士们一起,来共同探讨怎么样让中国的木业界找到新方向。我认为,当前有可能转变中国木材工业的状态,我也相信维德有能力与大家共同参与、共同探讨,共同富有。因为过去三十几年的经验就证明了这一点,我们都是在木业界多次山穷水尽的时候,让行业“柳暗花明又一村”。所以今天呢我用比较简短的时间(因为组委会给我40分钟的时间,我相信差不多了),我用最后的几分钟和大家探讨一下。这里也非常感谢临沂政府的多次邀请,因为我的腰椎不好,也感谢组委会准备了椅子让我坐。我乡音难改鬓发蓑,这是永远改不了的事实,如果大家听不清楚,希望大家原谅,会后我发言的原文整理后会发表给大家看。

刚才李坚院士讲的木材是很宝贵的资源,我们祖宗用了几千年了,木材加工行业很多人们都认为是很传统的、落后的工业,我相信李坚院士非常清楚,在木材加工工业里面还有很多同电子工业一样,有很多高尖技术的部分需要我们去开发,就是我曾经多次向国家、向中央领导呼吁过的。那么目前我想的到的、而且我正在做的一个办法提出来同大家共同探讨,是否可行大家试试看。

在整个地球里面,珍贵的热带雨林就剩下两个地方,一个是亚马逊一带的四千多万平方公里,另外一块是刚果盆地包括喀麦隆、中非联邦、刚果共和国、赤道几内亚、加蓬,也有四千多万平方公里的森林,是热带雨林,也就是刚才李坚院士演讲时图表上出现的所谓的鸡翅木、黄花檀,都是来自西非平原的,属于刚果盆地的。这样近似的可以做红木家具的品种我们有吗?我们老祖宗有啊,但是老祖宗帮你用完了、砍伐完了,所以我们只能进口,也不能再砍伐了。我们缺乏的木材是我们的不幸,但也是我们的骄傲。为什么是我们的骄傲呢,因为我们老祖宗五千多年的文化,他把我们的资源用掉了,但是我们有五千多年的文化,所以是我们的骄傲。

维德木业(苏州)有限公司科技木生产车间一角

维德木业(苏州)有限公司科技木生产车间一角

我们过去几十年辛辛苦苦的种了桉树,辛辛苦苦的种了杨树,我们不能这样的砍伐来做工业原料,主要应该做生态林来保护水土、保护地下水资源。但是木材产品在大家生活中都有需要该怎么办呢?为什么我们不想想用人家的资源?什么资源可以用呢?就是刚才我们李坚院士提到的OSB,Oriented Strand Board老外这个名字起得不是很准确,这个名字用中国话来讲就是标准的碎单板。我给它改名,叫作什么呢?什么是OSB呢?就是胶合板的升级换代。在座都是专家,胶合板比如说17mm的一般都是13层单板胶合而成的,芯板、长中板同面底板都是90度交错压制而成的,传统的胶合板用的是脲醛胶,所以有高甲醛的释放,损害人体健康。如果我们能够做到E1的胶水已经非常不容易了,而且价格昂贵。但是OSB是将约0.7mm厚的原木单板片,以交叉错位排列(如地球划分为24个时区,每时区15度,地球自转一周为360度,OSB的排列制造参考此理念,即,使用0.7mm 左右厚的单板按交叉排列错位约24层,合成约17mm 厚度的板材)用无甲醛的PMDI胶合而成,一般是大约用24层单板的结构,结构层数大概是普通胶合板的两倍,含水率为2-4%。此种交错的排列,削减了木材内应力,使其结构稳定、胶合强度高、有良好的握钉力、环保性能优越。非常幸运,中国的PMDI占全世界产能的52%,可以很好地作为OSB的附属原材料配合OSB的生产。

木材工业在25年前,西方社会特别是美国、加拿大、和欧洲大陆,他们的木材工业也开始碰到了产能过剩的问题,板材、中纤板、刨花板都产能过剩,且刨花板握钉力差导致家具次品率高,不能满足家具生产的要求,所以25年前他们就开始研究OSB,我也参与了此项研发。在2000年OSB卖的很好,将近600多美元/M3,当时他们的OSB板主要是用来做房子的外墙结构,因为利润很好,五个OSB的大财团依靠丰富的原料大量的建立新工厂,经过2008年经济危机以后,不管是欧洲不管是美洲OSB板就开始产能过剩。那么我在六年前就在想怎么把洋人的产能过剩的东西转化为我们所用?我们整天跟人家讲中国是世界工厂,那为什么不把洋人生产的、把发达国家生产的产能过剩的OSB变成我们的世界工厂呢?因为他们有丰富的资源,利用资源也不破坏资源,不损坏环境,我们进口他们的产品可以为他们消化产能过剩,同时也可以少砍伐中国的森林资源,这是双赢的做法,这是我的理念。很高兴,我公司几年前对OSB进行深加工的工艺技术就已经成熟了,已经开始产业化生产了,而且产品也在各个地方使用了,那么大家有兴趣的话呢,可以探讨探讨这个产品是不是临沂、全国木材行业要走的一条路。

朋友们,中国开放改革到现在,我们的工业的确是辉煌的发展,在人类历史上应该是史无前例的发展速度,但是我们付出相当的代价。代价是什么呢?破坏环境、破坏生态平衡,甚至我们的地下水都被破坏了,那是不可逆转的。为着对民族负责、为着对子孙负责,我们在想办法。好在我们新一届的政府对这方面非常重视,特别是临沂政府、山东政府同中央步伐一调,很认真的去做这方面的改善,今天在这边开会就是个例子。还有一点,我们过去的三十多年发展的很快,各行各业不止是木业都发展的很快,但是非常遗憾中国的发展有发展没有配套法制规律,所以才会存在着很多负效果(指环境保护)。这样的情况不是中国特有的,这样的情况曾经发生在大英帝国,大英帝国工业化以后近100年,也发生在德国、发生在法国,当时也是工业快速的发展,也是两个位数的增长,他们制度也不完整。大英帝国在1740年左右才开始逐步建立了完善的普通法。法国大革命以后,到了拿破仑年代后才建立了法国的法律,德国在俾斯麦首相时期才建立了德国的法律,这两个国家都是大陆法,而中国的法律基本上也是大陆法,正在完善中。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除了要环保之外,同时更重要的也要建立完善的法律制度,结果才会长治久安!谢谢各位!【来宾热烈鼓掌】最后我再强调一下:当下中国木材加工行业具体要怎么转型呢?正好西方社会有丰富的资源、有完整的设备,所以我就引进了他们的半成品,把他们产能过剩的OSB做二次加工后整个系列的进入市场,有二次加工的生态板、贴面板、基板、胶合板、阻燃板,而且把配件配套都配置完整,准备好应有的库存。这样二次加工的OSB产品就可以广泛地用于挂墙板、隔墙板、家具、橱柜、衣柜、卫浴柜、地板以及室内装修等领域。我们进口发达国家产能过剩的OSB做深加工,不仅消化了国外OSB的产能过剩,拓宽了OSB的应用领域,更重要的是可以少砍伐中国的森林资源,这是双赢的做法,相信这也会给中国木业转型升级带来新方向!今天我们相聚在临沂共同探讨中国木业将要走的路,当这行业走到顶边、走到无路可走的时候,维德可以再次向大家提供一个“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机会,维德将以维德实木多层(OSB)系列产品为切入点,再次转型升级,推动行业进步,愿意再次与同业共享未来!谢谢!